首页 >西餐

临沧双江勐库镇如何杀出这匹黑马冰岛茶

2019-03-07 19:58:56 | 来源: 西餐

对于普洱茶爱好者来说,冰岛茶让人又爱又恨,爱之尝一泡而不舍,恨之求一泡而不得。作为云南古树普洱茶的优秀代表,近年来,冰岛茶以势如破竹之势,成为普洱茶中的珍品。那么,一向提及普洱茶便是思茅,便是六大茶山,如何会在云南省临沧双江的勐库镇,杀出了这匹黑马冰岛茶?春茶开采时节,为此一探究竟。 

从临沧机场往南,一路山地起伏、谷地相间,位于地球北回归线的双江,被称为“太阳转身的地方”。

 

路边的油菜已经挂了果,远山各色花朵竞相开放,充足的日照与雨水,不仅让这里有和煦的天气,更有丰富的植被。对这片土地的初印象,正好是“世界第一野生古茶树群落”在这里被发现的理由。

 

探秘冰岛村

 

在脚步没有到达之前,传说是遥不可及的。但穿越青山绿水,沿冰岛湖而上,正如火如荼建设的道路,春茶拍卖会的指示标牌,被各地来的车辆堵塞的村口公路,不仅印证着冰岛村的鼎鼎大名,更让你相信,传说中的那个古老村寨真的就在眼前了。

 

从3月8日开秤(春茶开采)以来,冰岛村就热闹了。急于一睹古茶树芳容的茶友们忍受不了堵车的等待,

临沧双江勐库镇如何杀出这匹黑马冰岛茶

纷纷下车步行。道路两旁,满眼所见,都是正在修盖的独栋楼房,可见冰岛茶给当地村民带来了富足的生活。而位于古村中心,是一个不小的停车场,此时,已经停满了各地来的车辆。

 

“哇,这就是古茶树。”一个声音过来,茶友们沸腾了,从停车场往下看,茶树葱葱,粗壮的树身,树身上斑驳的苔藓,那是岁月的痕迹。而在这个春天,古老树干的顶部冒出的新芽,正在阳光下闪着光。

 

仔细一看,每一颗茶树上,还挂着一个身份证,表明着它们不一般的身份,“人工栽培型古茶树10号”,这棵茶树的身份证上,不仅有树高、胸径等,甚至连生长的这块土地的海拔、横纵坐标都有准确的标注。不时,你还会发现,这些古茶树,虽长在这里,却有着来自各地的主人。某某茶厂基地、某某人所有,一块块这样的牌子下,有无数艳羡的目光。

 

“弯弯腰,保护我”,在一些拐弯处,茶树上的提示牌让爱茶人们走得格外小心。有人不时拍照,有人不停惊叹,更有人选择静静地来到这里,只为与古茶树共同度过一段时光。一位从昆明来的画家正坐在路边,老茶树已跃然纸上。还有来自异域的摄影师,正对着老茶树,聚精会神地调整着角度和镜头……

 

行走在春天的冰岛村,眼前是一幅幅与茶相关的风情画卷。这边,有采茶的大姐已经把嫩芽摊放在老茶树下;那边,柴火跃动的灶台上,鲜叶在杀青师傅的翻动下散发着茶香;还有一些茶友,已经坐进冰岛人家,开饮春天的第一泡冰岛茶……

 

如今冰岛村的热闹,是云南双江勐库茶叶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勐库戎氏”)副董事长戎玉廷没有想到的。2004年,他到冰岛村收茶,鲜叶不过4元一斤,而他也几乎是到冰岛村收茶的唯一一人。如今,冰岛茶风生水起,鲜叶价格也不断攀升,常常高至好几百元。

 

下山的时候,遇到不少车正奔赴冰岛村来。冰岛茶火了之后,但凡卖普洱的地方,总要摆一饼冰岛茶,仿佛不如此不能证明自己的江湖地位。但实际上,冰岛茶的产量,包括冰岛古寨、南迫、坝歪、糯伍、地界五个自然村,全年产量也不过30吨。

 

初遇会跳舞的茶

 

如果说冰岛茶享誉天下,那么亥公村的藤条茶则有点养在深闺人不识了。

 

如果不是因为来到双江,这个位于双江北大门的重要茶园———联合国粮农组织在云南唯一一个有机茶示范基地,也是未闻的。如今,这个示范茶园被勐库戎氏以“公司+协会+农户+基地”的方式管理着。在勐库戎氏这个命名为001号的鲜叶收购站,摆放着两排小茶篓,茶篓里放着鲜叶,茶篓上写着茶农的名字。这些鲜叶是当日茶农采茶的茶样,以备检验和追溯茶叶的安全与否与产品质量。

 

走进有机茶基地,眼前不过一人高的茶树,与超过100年的树龄以及关于勐库大叶种的想象有不小的出入。

 

经介绍才知道,这里沿用着亥公村人古老的种植和管理茶园的经验。他们发现,用台刈的方法控制茶树的生长,老树新枝长出来的嫩芽更肥壮,做出来的普洱茶滋味更丰富。低头看茶树的根部,果然有被台刈的痕迹,目光向上,只见一根根枝桠向上生长,在这初春,冒出青青的嫩芽,彰显着茶农的辛苦和智慧。

 

戎玉廷告诉我们,被台刈之后的普洱茶又叫藤条茶,主要有几个优点:一是茶叶品质好,营养不被多余的枝桠浪费,自然的营养足够供应,因此也不要施化肥就能有良好的品质;二是病虫害少,风一吹,虫子就被吹掉了,无处躲藏栖身;三是茶叶间空隙大,所有叶子都能接触阳光,保证植物光合作用所需的光照,能让同一棵树的鲜叶品质达到一致。四是枝条柔软便于采摘。

 

“这里一直沿用着台刈的方法管理茶园,这样的茶园有效避免了病虫害,这应该是这里也成为联合国粮农组织有机茶示范基地的原因。”戎玉廷说,自3月8日开采以来,这片茶园每5天左右可采一次,如今,种植和管理祖辈留下来的茶园成了村里主要的经济来源。

 

告别基地,回望茶园,戎玉廷告诉我们,双江的下午,常常有风,风一来,藤条摇摆,整个茶园好似在跳舞,因此,藤条茶又被称为会跳舞的茶。

 

拜谒古茶树

 

作为双江的一张靓丽名片,勐库邦骂大雪山1.27万亩古茶树群落,一直是爱茶人心中的向往。经专家考证,这是目前国内外已发现的海拔最高、面积最广、密度最大、原始植被保存最为完整的“世界第一野生古茶树群落”。

 

如此,来到勐库,拜谒大雪山古茶树是此行必须要去的。依旧起了个大早,赶在8点因修路而封闭部分路段之前通过,即便如此,到达山门时也临近中午。山里的空气有一股别样的清爽,鼻子里总有微风送来花香,一路沿小径前行,不知道爬过几座山,两个小时后,慢慢有了古茶树的身影。

 

与冰岛村经人工驯化过的古茶树不同,大雪山的茶树是野生的,原始的,高度可与这片热带雨林里的任何树比肩,带给人们前所未有的震撼。待到登顶大雪山,来到古茶树1号面前,疲惫一扫而光,激动与兴奋满血复活。从北京来的福建茶商吴春华站在古茶树旁,让同行的人按下了快门。他经营普洱茶已经十余年了,勐库也来过多次,对大雪山的古茶树也有耳闻,但真正来到这里,还是很激动。“亲自来看看这棵3000多年的古茶树,有一种朝圣的心态。”吴春华说,“我去过很多茶山,包括云南思茅地区的,但大雪山的1号古茶树,是我见过的最大的。”

 

对于爱茶人,见过3000多年岁月风霜下的古茶树,大概都会有一种特别的感情。从河南来的茶友弓春阳发说,“登顶勐库大雪山,与千年古茶树零距离接触,身为做茶之人,是何等幸事。”返程途中,遇到从台湾远道而来寻访古茶树的茶友。他说,台湾人爱喝普洱茶,自己尤其喜欢。勐库大叶种是普洱茶的优秀代表,能到勐库拜谒古茶树,一直是他的心愿。

 

幸会爱茶人

 

勐库大叶种是上天对勐库这片土地的恩赐,而提及特点突出、品质优异的勐库普洱茶,则绕不开制茶世家戎氏三代对普洱茶制作技艺的传承与坚持。

 

每年春天,勐库戎氏都会组织茶友茶乡行活动,让更多茶友领略勐库大叶种普洱茶的魅力。除了探秘冰岛村、参观有机茶基地、拜谒古茶树之外,还组织茶友亲手体验制茶,手工杀青、揉捻,体会一款好茶的形成。

 

晚上八九点,茶厂车间依然灯火通明,这时正是制茶最忙碌的时候。“好茶要好工,只有坚持古法做茶,才能发挥勐库大叶种的优势。”戎玉廷说,勐库戎氏拥有最大的普洱茶杀青车间以及最大的晾晒场。在普洱茶压制车间的高台石磨前,戎玉廷告诉,这是父亲戎加升发明的专利,今天看到的这个高台石磨,父亲先后改了4次,如今压制出来的茶饼松紧有度,不仅利于普洱茶的存放,更方便冲泡时的开茶。

 

既有创新又有传承。在戎加升的记忆中,勐库大叶种本一直是藤条茶,那是茶农智慧的结晶。直到上世纪90年代,政府倡导平头茶,低改高(追求高产量),才让藤条茶有了改变。如今,让藤条茶回归,并用市场的方式来倡导藤条茶,这是戎加升的坚持与选择。

 

如今,茶叶制作与销售都进入了轨道,戎加升只坚持做一件事,就是去基地转转。这是他认为最重要和最不让他放心的。“农民的工作得经常做。”多年来,把基地当做第一生产车间的戎加升没少做农民工作。十年前,戎加升去给茶农讲有机茶种植,为了吸引他们来听,他杀猪请茶农吃饭,茶农吃,他讲。现在,这些茶农特别愿意听戎加升的课,觉得学知识,得实惠,种有机茶让他们真正过上了好日子。

 

儿子戎玉廷爱茶,这是戎加升觉得最幸运的事。因为一个树种,勐库正吸引着茶人纷至沓来。在勐库戎氏,戎玉廷指着山顶一片已有雏形的建筑说,这是在建的普洱茶庄园,未来,这里可以实现采茶、制茶、品茶等环节,真正做到茶旅结合,让更多的人了解勐库茶,爱上勐库茶。

yunhong

猜你喜欢